可以采取协商谈判等其他方式进行
2020-04-29 22:52
来源:未知
点击数:           

那么,交易的底价如何确定呢?《管理办法》规定,农村集体可以根据市场价格提出交易底价,但法律、法规规定必须进行资产评估的,交易底价应当根据资产评估结果确定。吴明场解释说,交易底价原则上是以评估作为确定底价的基础,如果没有评估,有市场可以参考的价格也可以按照市场价格来确定一个底价。这个底价要村集体经济组织表决同意发出去,由竞投人来投标。只有一个投标人的时候,成交价不能低于底价。如果有两个竞投人,价高者得标。在价格和条件相同的情况下,原来的承租人、或者依照约定享有优先权的竞投人优先取得。如果条件、价格都一样,又没有其他优先权,那就现场抽签来确定竞得人。

此外,《管理办法》中规定,以“推进标的物应入尽入”为原则,明确纳入交易监管的集体资产范围,并将农村实际存在的占相当大比例的不具备完备规划、建筑、消防等审批手续,但管理经营权明确的农村集体资产也纳入适用范围。那么,这是否意味着农村中大量的“违法建筑”将合法化呢?

(四)以集体建设用地使用权之外的集体资产折价入股、合作建设的项目。

那么,究竟哪些“特殊情形”可以不进行公开招投标呢?《管理办法》规定,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项目,可以不采取公开竞投方式:

对于不需要竞投标的几类项目,媒体非常关注这里面有没有漏洞可以钻?欧阳钦顺回应道,这四大类可以不采取公开竞投方式的项目,但接下来还是要加强监管,根据中央“三转”精神,由市农业局组织实施,由市纪委监察局加强监督管理。

广州市监察局党风政风监督室相关负责人表示,原则上是公开竞投,协商谈判方式是例外。“也就是说,符合这四种情形的并不必然采取协商谈判方式,要经过严格的审批程序,比如说故意抬高底价导致两次无人报名的,如果审查出来,会打回去让其对条件进行调整,重新进行竞投标。”他解释说,在制度设计上,协商谈判是例外,同时协商谈判要走严格的审批流程。“有人审批,有人就要对审批结果负责。镇街交易管理机构要审核,并报区农业行政管理部门备案。在这个过程中,谁审批、谁备案、谁审核,都要有相应负责人。”该名负责人说。

由于交易行为不规范、监管制度不健全,农村集体资产交易领域已成为腐败案件发生的“重灾区”。不过,广州已经出台和即将出台一系列措施,严管农村集体资产。昨日的市府常务会议审议通过了《广州市农村集体资产交易管理办法》,确立公开竞投为原则、协商谈判为补充的交易方式,其中农村集体土地出让必须招投标。而且,市法制办主任吴明场在发布会上透露,广州的三旧改造政策新的补充意见正在制定中,将与本次通过的《管理办法》衔接。

但不采取公开竞投方式的,由农村集体提出申请,镇(街)交易管理机构审核,经镇人民政府、街道办事处批准后报区农业行政主管部门备案,并经社员大会或者社员代表会议表决通过,可以采取协商谈判等其他方式进行。

吴明场在昨日的发布会上透露,广州市的农村集体组织和农业人口所占比例仍然很大,随着城市化进程发展,农村集体经济总量增长较快。与此同时,因交易行为不规范、监管制度不健全,农村集体资产交易领域已成为农村基层贪腐案件发生的“重灾区”,群众反映强烈。记者同时了解到,目前广州全市农村集体三资(资产、资金、资源)总共约1256亿元,约占全省农村集体资产总量的3成。

吴明场透露,除了本次出台的《管理办法》外,市监察部门还制定了农村资产交易责任追究办法,很快也会公布,未来有望对农村资产进行“三位一体”的全方位监管。

最值得关注的是,本次《管理办法》确立了公开竞投为原则、协商谈判为补充的交易方式。规定农村集体资产原则上采取公开竞投方式交易,同时照顾基层的实际需求,在特殊情形下可以不采用公开竞投方式。此前,在广州三旧改造政策中,城中村改造可以采取两种方式,一种是通过招拍挂的方式公开出让土地;第二种就是通过自主改造协议,由村集体自主引入开发商,对村集体土地进行开放。但第二种方式也引发一些诟病,认为会导致腐败产生。

“村干部腐败的空间被压缩,贿选就没有动力了。以前没有农村‘三资’管理平台的时候,个别村干部就会承诺,说我上来后就会搞项目给你,就有人会提供一些贿选资金。”

目前广州全市农村集体三资(资产、资金、资源)总共约1256亿元,约占全省农村集体资产总量的3成。

会后,市监察局副局长欧阳钦顺接受采访时表示,《管理办法》实施后,村干部腐败的空间就压缩了,“压缩了空间,贿选就没有动力了。以前没有农村‘三资’管理平台的时候,个别村干部就会承诺,说我上来后就会搞项目给你,就有人会提供一些贿选资金。”

(三)经连续两次采用公开竞投方式交易都因无人报名而未能成功交易的项目;

对此,吴明场表示,关于三旧改造新的补充意见还在研究中,所有农村集体用地的出让、出租都应采取招投标方式,三旧改造政策也应该与此相衔接,政策还在制定之中。

《管理办法》规定农村集体资产须按照金额、面积、期限等标准分别进入区、镇(街)、村(联社)交易服务机构交易,具体分级标准由各区人民政府自行确定。因涉及金额巨大,特别规定农村集体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出租等重大资产交易应当选择区一级的交易服务机构或者广州公共资源交易中心进行交易。

吴明场表示,广州地区的确存在着有农村集体用地上的建筑物,消防、规划等手续不完整的情况,在起草规定的过程中,对这些要不要纳入监管范畴也反复征求了各方面的意见。如果不纳入交易监管的范围,就会使得农村实际存在的没有合法产权的,但是归属权、管理权又很明确属于村集体的这部分资产的交易行为监管出现真空。所以经过反复的论证,还是将这一类行为纳入到交易监管的范畴,但是《管理办法》里也规定,交易机构对于进场交易资产的质量瑕疵、权属合法性的瑕疵,以及合同的风险不承担法律责任,也就是说只监督交易过程是否遵循《管理办法》所制定的程序,《管理办法》就是保证公平交易的规定,从程序上保证农村各类资产进场交易,但进场交易不意味着这一类资产就天然具有合法性。

(二)地铁等政府投资并与农村集体发生经济关系的公共设施建设项目;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tg029.cn新疆和田市废园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 www.tg029.cn版权所有